序言誤我-《白紙的傳奇》讀后感2000字

世界上的書越來越多了,所以買書也逐漸變成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每一家書店,線上的或者線下的,都會在醒目位置擺上推薦給你的書,特別是線上的購書網站,會用數據告訴你一周、一月甚或是一年內最暢銷的書,以幫助人們做出選擇。但人總有自己的偏見,比如我,總是愿意和當季的暢銷書保持距離,尤其是最熱門的那部分。這倒不是對作者有什么不滿,只是鋪天蓋地語和推薦人的名字,動輒熱銷數十萬或者數百萬的所謂銷量,總會讓我覺得迷惑——就好比說,香飄飄奶茶連起來已經足夠給地球制造一件盔甲了,但是它真的好喝嗎?同樣的,巨大的銷售數據是真的嗎?名家的所謂推薦語,到底是真的認真拜讀過再謹慎推薦呢,還是只是圈子里無法推卻的義務使然呢?又或者,其實這些所謂的推薦語其實也是編的。

就像有許多話,其實并不是魯迅先生說的那樣。

王鼎鈞先生一度也是當當網的熱門推薦作者,那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幾年后的現在,當這個名字還有余響的時候,我買下了《白紙的傳奇》這本書。

內頁第一篇慣例是序言。序言是一種很有意思的文章,有些人老老實實的做一番簡要介紹,有些人認認真真地寫一通溢美之詞,也有一些人,才氣和名氣都足夠了,自己寫的序言就揮灑自如,很有意趣了。這本書的序是編輯寫的推薦序,晚輩后學寫的,內容就顯而易見了——誠惶誠恐的榮幸,高山仰止的夸贊。另一篇序言則是一篇論文,把作者和現代散文史上的八大名家(周作人、魯迅、郁達夫、錢鐘書、豐子愷、何其芳、梁實秋、沈從文)作了對比分析,于是作者就同時具有了八大家之外的豐富情味了。我覺得這種比較似乎過度了,大約是為了拔高吧。

《白紙的傳奇》書籍.jpg

但是以我個人的閱讀體驗來看,其實并沒有那么高。

文章的內容很多元,篇幅也是,有一些不錯的篇目和一些很雋秀的句子。但是總體的高度感覺還是不夠。有些篇目像是在讀汪曾祺先生,但是少了點輕松;那些短短的警語式的句子像讀木心先生,但是少了瀟灑......很多人都在追求或者提倡所謂的多元化,為了避免或者突破單一風格造成的審美疲勞。但是沒有自己風格的多元,真的可以算得上多元嗎?我不能確定。

個人感覺整本書缺少能刺激讀者沉浸進去的內在的東西,總覺得與作者之間有一些難以融入的隔膜。未必是時代和經歷的原因,畢竟要拿這一點來作為理由的,很多名家的散文說的其實是與當下截然不同的時代和生活。是我挑剔嗎?也許。此刻寫著讀后隨感的我,認真地思考過我喜歡的各種散文作家和我讀過的但是不喜歡的散文作品之后,發現我不喜歡的理由,可能是文章中傳遞出來的那種隱約的不舒展的心態吧。

這個詞,其實也不能精準地概括我的感受。我喜歡魯迅先生,雖然他總是冷嘲如匕,但自有正氣;我也喜歡胡適先生,他的閑適和緩之下有堅持的東西;我也喜歡孫犁,他的冷淡得像是灰燼一樣的文字里面,依然藏著未曾熄滅的星火的余溫;汪曾祺先生、豐子愷先生、木心先生我很喜歡,前幾年寫北疆生活的李娟的散文我也很喜歡。讀后感www.118336.live但我讀完《西瀅閑話》以后并不喜歡陳西瀅的文字(不是因為魯迅先生罵過他),因為隱隱有“何不食肉糜”的傲氣;讀完《三更有夢書當枕》以后也不怎么喜歡琦君的文字,因為有些文字有老年人的陳腐氣;讀完《慈悲與玫瑰》以后不怎么喜歡熊培云的文字,因為有些文字有自以為掌握話語權之后的驕氣。總結起來,我不愛這些文字的理由其實是一致的,它們缺少真正打動我的內在的東西——看清黑暗后依然發光的熱忱,看慣丑惡以后依然善良的敦厚,明達世情以后仍有風骨的凌厲,疾言厲色后溫柔的慈悲,時光流駛卻無法磨滅的浪漫的鮮活......

《白紙的傳奇》里并非沒有這些,只是不多。作者仿佛總是愁苦,總是郁郁,可這郁郁也是佝僂的,作者《今天我要笑》中提到的那樣,自己仿佛失去了笑的能力,其實不笑的同時,失去的何止是笑的能力,連哭的能力可能也一并失去了,作者說解決方案就是大笑。可是笑本身并不是學會的,它是自然而然的。作者文章的感覺其實就有些類似于學習過后的笑容,不好嗎?也挺好。抒懷嗎?也是抒懷。但是總是深入看下去,總是隔了點兒什么。隔了什么呢?隔了一點自然而然的性靈與天真。為什么缺這一點,可能“我笑”和“我要笑”之間的區別,就是答案了。

如果以五星作為標準的話,這本書我個人給三星半吧。作者是個寫文的老實人,但是寫序的兩個人夸張了,拉高了讀者的期待,這可能也是書籍編輯的行情,不關作者的事。我看了后面的附文,高度評價了作者寫的四部回憶錄——“真的是空間無限廣大的博物館,每一件展品都在見證,也都是解答,恍如歷史晴川,經得起無數讀者的一再回首”。我沒有讀過這一套回憶錄,不知道這種“史詩般的巨著型”的夸獎有多少真心。這本書的書腰說“不能想象無視王鼎鈞的中國散文史”,這有什么難以想象的,百年來的中國現代散文史,不就是無視王鼎鈞的中國散文史嗎?仿佛也沒有什么毛病。

總的來說,以我個人的閱讀體驗而言的,如果過有些書叫不容錯過,那這本書可以歸為“可讀可不讀”之類目了。